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國際縱橫]石原慎太郎應邀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前后
作者:林曉光

《百年潮》 2008年 第11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石原慎太郎,日本東京都知事。這是一個在中日兩國都有知名度的人物,他每一次出現在媒體上,都能夠廣泛吸引公眾的眼球。尤其是他否定日本侵華歷史和南京大屠殺、支持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慫恿右翼議員將戶籍遷到沖之鳥礁等極端的舉動,使石原慎太郎這個名字在中國可謂臭名遠揚。在很多中國人的印象中,石原是一個極右翼分子,態度蠻橫,行事乖戾,一貫辱華仇華,總是大放厥詞制造中日對立乃至國際性的爭端。
       進入2008年,隨著北京奧運會舉行日期的臨近,一段時間以來“比較安靜”的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再次登上媒體頭版頭條,賺足了公眾的眼球。原來,這個長期以來靠“攻擊中國”而名聲大噪的日本“老牌右翼政客”,竟然收到了來自北京奧組委邀請他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邀請信,這令中日兩國和國際社會的很多人大跌眼鏡。
       
        石原慎太郎其人其事
       
       1932年9月30日生于神戶的石原慎太郎,是一個身份角色比較復雜的“多面人”,在當今日本,他也是一個充滿爭議、飽受批評、招搖過市的符號式的人物。
       石原首先是以一個作家而知名的。1954年,在日本一橋大學讀書的他就在《一橋文藝》創刊號上發表了處女作、中篇小說《灰色的教室》。1956年,他在《文學界》雜志發表《太陽的季節》,以贊許頌揚的口吻和筆調描述戰后追求享樂、精神空虛的一代青年,在社會上和文學界引起激烈爭論,既有熱烈贊美,也有徹底否定。他因此獲得了《文學界》第一屆新作家獎和第34屆芥川龍之介獎(日本最著名文學獎,由《文藝春秋》主辦),成為截至當時最年輕的芥川文學獎獲得者。而“太陽族”一詞也因此成為日本社會的流行語。
       石原從1968年當選日本參議院議員、1972年當選日本眾議院議員,就開始在日本政界嶄露頭角。到1987年,55歲的石原成為竹下登內閣的運輸大臣,進入日本頂級政治家的行列。1989年,他競選自民黨總裁失敗。1995年辭去眾議院議員的職位。但偃旗息鼓幾年后,不甘寂寞的他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于1999年4月11日當選東京都知事。此后連選連任到2007年第三次當選東京都知事,在政界的知名度不斷攀升。
       在日本政界,石原絕對是一個另類。民眾心理上有時需要對外強硬,越強硬越能給人以“愛國”的感覺。洞悉人性的石原深諳此道,他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多次發表極端言論,內容涉及對婦女、同性戀、傷殘人士和日本鄰國的歧視,并因此惹來不少官司上身。1963年,他稱當時大相撲選手橫綱柏戶的勝利是做假,因而遭日本相撲協會控告。1977年,他擔任環境廳長官時,因沒有預約而拒絕與水俁病患者會面,卻到麻布打網球,在國會遭到猛烈抨擊。1988年,他擔任運輸相時,譏諷宮崎縣的磁浮列車實驗路線不過是列車在豬舍雞舍中間運行,怎能向世界夸耀日本的磁浮技術?因而遭到宮崎縣民眾的批評,最后不得不公開道歉。石原出任東京都知事后,在東京全面強化實施愛國教育,發誓“要以東京改變日本”,規定東京公立學校都必須在校園正前方升國旗,在入學、畢業以及其他重要儀式時唱國歌。日本的國旗“日之丸”和國歌《君之代》都是歌頌日本天皇永久統治的。1999年日本通過《國旗國歌法》后,“日之丸”和《君之代》被確認為國家象征。但這部法律并沒有規定公民對于國旗、國歌的義務和相應的懲罰。所以,教育部門只能要求公立學校的老師“教導”學生尊敬國旗和國歌,但升不升國旗、唱不唱國歌則是老師和學生自愿的事情。但石原強迫東京公立學校的師生向國旗和國歌致敬,遭到公立學校師生的反對,迄今已有近250名教師因為在升國旗時沒有唱國歌而受到懲罰。因為違反了日本憲法的信仰和言論自由的原則,2004年12月20日,日本64名教師與和平人士一紙訴狀將東京都知事石原和其他2名官員一起告上了法庭。
       石原具有濃厚的自我優越意識,歧視弱勢群體。他在刊登于2001年11月6日《周刊女性》的一篇訪問專文中,轉引別人的發言指出,文明帶來最大的有害之物是老太婆:女性失去生殖能力后還活著,是浪費、罪過。因此119名日本女性以對女性歧視的發言為由提出控訴,要求石原刊登謝罪廣告及賠償每人11萬日元、總額1309萬日元。而在參觀身心障礙者設施時,他竟然說“這些人有人格嗎”?結果遭到殘疾人群體的強烈抗議。
       
       在石原的歷史觀里,極端民族主義意識尤為強烈。他不承認日本軍國主義發動對亞洲各國的戰爭是侵略戰爭,認為那場戰爭只是給亞洲各國帶來了麻煩,要求亞洲各國忘記過去,要求日本擺脫認罪心理,說什么“如果總是維持過去的低頭認錯姿態,那就什么關系的發展也不能指望了”。2003年10月,石原在東京的一個集會上公開為日本侵略朝鮮辯護,聲稱:“我們并未使用武力侵入朝鮮。雖然我并不認為當年日本與朝鮮的合并是百分之百的正確,但主要的責任是在朝鮮一方,朝鮮和韓國民眾的先人們應當負主要責任?!币谎约瘸?,輿論大嘩。日韓關系經常因石原的狂妄言論而受到負面影響,朝鮮則多次嚴厲譴責日本無視歷史事實。石原支持修改中小學歷史教科書,刪除其中涉及侵略戰爭歷史的描述。他矢口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說什么以當時日軍的裝備,6個星期殺30萬中國人簡直是天方夜譚,反咬一口說“事件是中國人虛構的”。石原是參拜靖國神社的支持派,自2000年以來每年都參拜靖國神社。他在《產經新聞》上發表致天皇的信中說:“我每年在8月15日那天參拜靖國神社,并熱切地希望天皇陛下在日本戰敗60周年的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靖國神社問題不僅僅是個歷史問題,實際上更包含了戰爭與和平的關系以及日本能否與鄰國和平相處的問題。石原主張讓天皇參拜靖國神社,就是反對戰后建立起來的和平理念,并以此作為解決日本社會現存各種矛盾的一種方式。
       石原還非常善于以強烈反華來聚攏人氣。對于中國,石原知道有多少誣蔑謾罵語言就會毫不吝惜地使用多少,其極端的做派、激烈的言辭使他成了日本右翼政客的代表性符號。20世紀初期,日本人稱中國為“支那”,話語里含著貶損的意思。二戰日本一敗涂地后,沒有什么日本人再使用“支那”稱呼中國了。但石原卻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一直用“支那”稱呼中國,讓一些日本人重溫到戰前的那種“自豪”,至少能過一把嘴上占便宜的癮。他在2001年5月8日的《產經新聞》上發表文章針對少數中國人在日犯罪行為說:“像這樣展示(中華)民族DNA一樣的犯罪在日本蔓延,恐怕將導致日本社會整體的變質?!卑焉贁等说姆缸餁w結為民族基因的說法充分暴露了他的種族主義心理意識。2003年11月1日,中國成功發射并回收神舟五號,石原卻輕蔑地表示:中國人無知才會這么高興,那種東西已經落后于時代了,要是日本想搞的話一年就能成功。中國潛艇發射彈道導彈試驗成功后,石原稱“這是一件歷史性的大事,東亞現在置身于緊張危險的狀態,比美蘇冷戰時期更加緊張”。他還指控中國船艦經常出沒于沖之鳥礁附近,在沖之鳥礁附近進行航路試驗。一再渲染中日關系的緊張。早在20世紀70年代初,石原就策劃了侵犯中國領土釣魚島行動。他率青嵐會的成員去釣魚島建燈臺,接著又找到資金豐裕的右翼政治團體青年社,把青嵐會的燈臺擴建成正規的燈塔。石原還利用擔任運輸大臣的特權,指示運輸省水路部加固島上的燈塔,并一直想方設法把燈塔記載到海洋圖上。其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用挑起領土爭端來顯示他在領土問題上的“愛國”。為顯示自己的強硬姿態,他還于2005年5月20日登上沖之鳥礁,跪下親吻標示此地為日本最南端的地標。石原又是日本親臺勢力的代表人物,不僅支持臺灣獨立,還曾出席李登輝和陳水扁的就職典禮,積極推動李登輝訪問日本。
       2005年訪美期間,石原在華盛頓戰略國際問題研究所發表演講時,公然挑撥中美關系。他說,中國對世界的軍事威脅越來越嚴重,如果中美作戰,美國不一定能贏甚至極有可能輸。其理由是,中國一直有輕賤生命的價值觀,相反美國奉行生命高于一切的價值觀。他還為美國出謀劃策:為了避免與中國正面沖突,制衡中國最好的辦法就是經濟制裁。
       獲邀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
       2008年1月9日,中國駐日使館公使孔鉉佑訪問東京都廳,向2016年奧運會東京申辦活動負責人、東京都副知事谷川健次遞交了以北京市代市長郭金龍的名義發出的邀請信,邀請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參加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日本媒體對此消息大感意外,連續不斷地采訪石原。但石原的回答卻很簡單:如果沒有其他意外發生,我將前往北京。一個曾經對中國口出不遜的人,何以會得到北京奧組委的邀請?個中原因耐人尋味。北京奧組委官員的解釋是“只要不做有損奧運的事,我們歡迎任何人參與奧運”。
       感到意外的不僅是中國人,日本《產經新聞》2008年8月10日報道說:“雖然東京和北京為姐妹友好城市,但石原知事一向嚴厲批判中國,這次居然能收到北京方面的邀請,令人稱奇?!笔饲霸诟鞣N場合對中國發表批評性言論,是日本“中國威脅論”的領唱者之一?!睹咳招侣劇返膱蟮罋v數了石原多年來對中國的誹謗之詞,比如說中國是“唯一的帝國主義”、“百姓文化水平低”,屢屢以“‘向氫彈都能造出來的中國提供援助是愚蠢的行為’等言論激怒中國”,甚至曾批評“北京奧運會同希特勒舉辦的政治色彩濃厚的柏林奧運會如出一轍”,揚言抵制2008年北京奧運會。所以人們按照常理“都猜測北京決不會邀請他”。
       然而2007年石原第三次當選東京都知事并提出東京申辦2016年奧運會的目標后,即把東京申辦奧運會當做自己作為東京都知事最后的、最宏偉的工作,甚至聲稱如果東京申辦奧運會失敗就立即辭職。由此,他對北京奧運會的態度也開始發生了靜悄悄的變化。他多次對媒體表示:“如能收到正式邀請,很想在北京奧運會舉辦時訪問北京?!?2007年10月26日,在東京市政大廈會見正在日本訪問的中國乒協主席徐寅生及其訪日團一行20人時,石原希望中國支持東京申辦2016年夏季奧運會,通過體育交流促進日中關系。11月,石原入選日本奧委會為在長野舉行的北京奧運火炬接力推出的10名火炬手后也表示,如果接到邀請(出席北京奧運會)“就會去”。2008年1月,石原更是搖身一變開始為北京奧運會加油打氣,在都議會上稱“祝愿東京友好城市——北京舉辦一屆成功的奧運會”。
       石原將出席北京奧運會的消息,在中日兩國民間引起強烈反響。日本網民在博客論壇上熱議此事,有人贊賞:“這說明北京的心很寬廣,能夠接受石原這樣的人,又一個以德報怨?!庇腥死潇o:“政治和體育應該分開來,石原理應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這沒有什么奇怪的,這是宣傳東京申辦奧運的好機會” ;有人欣慰:“看來北京和東京不吵架了”;有人驚訝:“石原怎么突然成了親中派”;有人擔憂:“他(石原)是去還是不去?去了該說些什么,北京方面又該如何接待他,如果亂說話又會引出麻煩,要把握好分寸”; 有人心懷不滿:“石原向北京獻媚,丟掉了自己的信念,上了北京懷柔政策的當,被北京收買了,就算去了也不能有變節行為?!边€有人想得更遠:“就怕北京奧運會結束后石原又會變回老樣子了?!?中國網民也是眾說紛紜。有的表示不該邀請石原:“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誰能回答我?”但更多的網民很理解北京奧組委的邀請。一位哈爾濱的網友就表示,泱泱大國,應該有大國的氣度,“讓石原來中國看看,會讓他慚愧。中國已不是往日的中國,更不是石原想象的中國。中國人會以嶄新的面貌讓世人刮目相看,我們應該有這樣的自信?!?國際輿論(美國《僑報》)稱:中國正“帶著前所未有的信心向世界打開大門”,因為“對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沒有比打開大門更加有效的消毒辦法了?!北本W運會是中國向世界敞開胸懷的大好時機,而對石原的邀請,其實也是“化干戈為玉帛”的一種姿態。
       高度評價北京奧運會開幕式
       2008年 8月8日,石原慎太郎同首相福田康夫一同出席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赐觊_幕式后,石原接受記者采訪表示:“充分感受到中國13億人口之多的驚人之處,有一種人山人海的感覺?;蛟S人海戰術是中國最拿手的說不定??傊?,就是覺得人多?!背颂岬饺撕鹦g之外,石原也暗指中國擅于利用美女戰術。他說:“開幕式到了最后,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在致詞時,地毯旁排列著許多美女,個個身材高挑,相貌出眾,那種美女如云的景象,我從沒看過?!?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600人左右的大鼓表演,同樣規格的大鼓,表演動作整齊劃一,與日本的太鼓表演不一樣,給人一種傳統與現代并存的感受。但讓他感受最深的還是那些志愿者。他說:中國志愿者“不像美國機場的安檢人員一副很跩的模樣,中國的大學生真的又親切又有禮貌。問了之后才知道,就連殘疾人奧運會,他們都是義務幫忙的?!彼J為不足之處就是:“超過3個小時的典禮,大菜太多了,餐盤琳瑯滿目,或許是喜慶的關系吧,但是最好像結婚喜宴一樣,時間再控制得短一點比較好?!彼詈笳f:“或許很多人對于(中國的)政治體制會有所批判,我也經常對中國政治發表異論,但對于國家社會前途的看法,中國大學生很明顯地與日本的大學生不一樣,他們對于國家有所期待,讓人感受到青春生命的意義,聽了他們的想法之后,真叫人羨慕?!?當被問及“在日本舉辦奧運會是否也會給年輕人帶來希望”時,石原說:“應該是。不過,日本和中國國情不同。從某種意義上說,日本的年輕人很可憐,雖然他們青春年少,但卻沒有自己獨立的地位。光在網上聊天,是無法真正溝通的。他們是在逃避現實?,F在日本年輕人都不談論國家大事,日本文壇也是如此?!睂τ谑倪@一番言論,《聯合早報》2008年8月14日發表評論文章說,這哪里像是一個“右翼分子”的發言?這簡直成了開放中國的“免費代言人”了。
       邀請持不同政見的人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是需要勇氣和自信的。盡管石原過去一貫批評中國,他的歷史觀、價值觀也令人無法接受。但中國政府高瞻遠矚,不計前嫌,邀請他出席奧運會開幕式,讓他接受了一次中華文化的震撼和洗禮,讓他親眼看到中國人民并不是齜牙咧嘴、盛氣凌人的,而是熱情好客、勤奮上進的。實踐證明,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如果不是親自來到北京,石原不可能贊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也不可能對中國青年刮目相看;假如不來北京,他眼里或許只有一群激烈反日的憤怒青年。百聞不如一見,只有親身接觸,才能增進了解。
       石原訪問北京的主要目的,一是觀摩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學習好的經驗和做法。他說,日本會以日本人的想法和心靈感受性來辦奧運會。二是為東京申辦2016年夏季奧運會做公關。他深知如果日本要成功地申辦2016年夏季奧運會,不能沒有中國的支持。
       但石原為何一改常態,來了個“180度的大轉變”?是因為在東道國總要表現得像個客人,不宜放肆地批評東道主?還是為東京成功申辦2016年夏季奧運會而討好中國?或是他有政治嗅覺,感到日本政治、中日關系和國際社會的潮流發生了變化,才有了這“180度的大轉變”?《產經新聞》評論稱,這意味著中日“雙方的關系開始出現變化”。
       但是,誰也不會天真地認為石原將從此脫胎換骨,改變其固有的政治理念和價值觀。但對待不同意見的人,在不放棄原則立場的前提下,維持正常的鄰居往來關系還是非常必要的。僵化單一的吵架、論戰、抵制、封殺只會互相增加敵意、擴大彼此距離。只有對話交流、求同存異,才能實現互利互惠、和平共處、共同繁榮。中日是一衣帶水的鄰邦,中國如果能在環保、節能、安全管理、貼心服務等方面,學別人之長,創本國之新,那么插上翅膀的巨龍將會有怎樣輝煌的前景?恐怕是無論怎樣想象都不會過分的吧?
       北京奧組委邀請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參加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一事,充分表明,中國正以博大的襟懷、平和的心態、海納百川的氣度,向世界展現自己的風采和胸懷。只要今后繼續以開放、大氣、透明、自信的氣度處理各種國內外問題,中國的面貌必將煥然一新,中國的和平崛起誰也無法阻擋。無論是誰,無論他曾經對中國有什么樣的評價,我們都會敞開大門,請他來中國看看,相信任何一個不帶有色眼鏡、不懷偏見、有正常理智和思維的人,都會得出符合事實的結論。我們有這樣的自信和胸懷,中國必將以5000年悠久歷史文明所積淀的博大精深的建設性思想文化精華,為人類歷史與文明的進步、為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作出歷史性的貢獻,從而無愧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責任編輯謝文雄)
江西新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