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本刊特稿]八年后從零起步
作者:柳 萌

《長篇小說選刊》 2005年 第01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2004年秋天,一本名為《長篇小說選刊》(試刊號)的雜志,躋身于中國期刊之林,盡管它的封面設計和版式,都還不是十分令人滿意,但是這畢竟是第一家這類刊物,因此帶給文學界和讀者的欣喜,從眾多作家熱情的祝詞中,我們可以明顯地感覺到。當這本雜志的樣刊送到我手中,除了喜悅還有無限感慨,許多關于這本刊物的往事,幾乎是同時從我的記憶里冒出來。在正式刊號未獲批準前,我們曾以《小說選刊?長篇小說增刊》的形式,給熱愛文學的讀者提供長篇小說作品,而且一直堅持了整整八年。期間的甘苦只有介入者才知道。
       說到這本新刊的誕生,我想必須得說三個人,一位是陳建功先生,一位是梁衡先生,一位是金炳華先生,除了最后批準的出版署主要領導,這三位起到了催生的重要作用。如果沒有建功先生的提醒,我們不會想到辦這個刊物;如果沒有梁衡先生的支持,不可能堅持八年辦增刊;如果沒有炳華先生積極爭取,不可能最終獲得正式“戶口”。由這件事我就想,做為一個領導者,通常說的有權人,你這個權用來干什么,這是非常重要的。權用在辦好事情上,人們會永遠記??;權用在胡作非為上,人們會永遠議論。當然,再議論再譏諷都無損毫毛,但是做為一個像樣的人,還是保持一點兒尊嚴好,這樣活著會更踏實更體面。
       記得是1996年在天津召開國家圖書獎評獎會,建功代表中國作家協會參加,他在會上聽到有人發言說,現在長篇小說創作非?;钴S,每年有六七百部長篇小說出版,光看都看不過來,應該有個長篇小說選刊,擔負起遴選作品的任務。據說有的出版社當時就積極響應。建功捕捉到這一信息后,立即從天津打電話給我,建議我考慮論證這件事,如果有可能的話,《小說選刊》雜志社可以創辦。聽到這個信息,我非常興奮,因為在籌備《小說選刊》復刊時,我就有個“野心”和想法,以目前的《小說選刊》雜志為基礎,一旦將來期刊管理和市場允許,爭取做個小說系列刊物,甚至于發展成小說出版社,所以在雜志社制定編制時,我特設了社長和總編輯兩個職務,而且明確提出社長負責制,以便應對將來激烈的市場競爭?,F在建功送來的這個消息正中下懷,我當然愿意在他的支持下試試看。
       說來事有湊巧,想種莊稼就來了及時雨。正在這個時候,中共中央提倡“抓文學三大件(長篇小說、兒童文學、影視文學)”,這就使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正式地提出來操辦這件事。只是有兩件事比較難辦,就是經費和稿源;這兩個問題解決不好,就很難支撐這個刊物。
       為了解決長篇小說稿源問題,我特意邀請在京出版文學圖書的出版社負責人,跟我們一起商量探討此事的可行性,因為好幾位老總都跟我是好朋友,說起話來也就比較隨便掏心,有的就說:“你這是想搶我們飯碗。你出長篇小說選刊,發行量大,成本又低,勢必影響圖書發行。這不行?!蔽以浽趦杉页霭嫔缛芜^職,知道他們的話是有道理的,如果換個立場我也會這樣認為,但是現在我畢竟主持《小說選刊》工作,就要設法說服和爭取他們的支持。我就半開玩笑地說:“你們要是這么不給面子,總會有一天,我要讓你們上門求我,而不是像現在似的我給你們作揖。想想看嗎,事情很簡單。誰也沒有規定《小說選刊》雜志,非得以選為主,如果我們利用熟悉作家的優勢,直接發表原創作品,然后幫助作家找高付酬出版社出版。你看是我求你們還是你們得找我?”
       這好像是半開玩笑的話,其實也是我的真實想法。有了這個“長篇小說選刊”,我想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比方說,哪位作家有了長篇小說作品,在我們雜志發表后,可以幫助他開作品研討會,充分聽取專家的意見,然后再做必要的修改,質量肯定會提高許多,這時再正式出版圖書,對于作家來說就會少留遺憾,對于出版社來說就會降低重復出版成本,而且由于作品質量的提高,作家獲獎的機遇就會增加,何樂而不為?聽了我說的這個道理,出版社老總們覺得對,當然也就愉快地接受了。
       為了解決辦刊經費問題,我就跟雜志社的財務商量,看是否可以擠點經費。當時《小說選刊》的經濟情況并不好,如果這個新刊物辦不好就是包袱,如果不趁這個時候辦就失去機會,我心里當時十分矛盾。在社里正式研究時,果然有的同仁提出來,恐怕經濟上難以持久。這樣的擔心無疑是善意的,我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還有人說,原來作家出版社辦過《四季》,中國工人出版社辦過《開拓》,還有別的出版社辦過什么,好像都沒有堅持過來,咱們再辦恐怕也很難說,這種同樣善意的憂慮也是對的。但是有一點卻被忽略了,這就是刊物的地位,以及辦刊的真正目的。作家出版社辦《四季》雜志,別的出版社辦的類似雜志,其目的就是想為本社拉好的長篇小說書稿。當時出版社還在計劃經濟羽翼下,不可能給作者開出規定外稿酬,為了給多付一次稿酬穩住好稿,就想到辦個雜志先發一次,然后出書再付一次稿酬。以一社之立場,雜志的選稿范圍也就必然要狹窄。
       我們辦“長篇小說選刊”則不同,面對的是所有長篇小說作者,聯系的是所有出版小說的出版社,其目的是從作品的佳中選優,給讀者提供集中閱讀的條件,遴選作品的范圍自然也就更寬泛更主動。如果辦得好肯定會有市場,起碼做到不賠錢就等于占住了地盤,將來有機會再申請正式刊號出版。最后社內總算沒有了爭議。通過中國作協給國家新聞出版署打報告,很快就批準了《小說選刊?長篇小說增刊》刊號。
       新聞出版署當時分管報刊的副署長梁衡先生,曾明確表示,這是一件好事情,填補了期刊布局的空白,只是現在不能批正式刊號,你們可以以增刊形式出版,每年給兩個增刊刊號,無須每年審請。國家出版署和梁衡副署長的支持,使得我們辦好這個刊物有了信心,因此專門抽調編輯成立增刊編輯部。這本《小說選刊?長篇小說增刊》雜志,在關正文、高葉梅(其其格)兩位資深的骨干編輯先后主持下,不僅刊選了諸如《塵埃落定》《無字》《抉擇》《故鄉面和花朵》《滄浪之水》《城的燈》《四十一炮》《受活》等優秀作品,而且以“小說故事”、“小說視點”等欄目提供了大量信息,在文學界和讀者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由于所選作品質量高定價合適,在期刊市場也就站住了腳跟,使這本增刊漸漸開始走出經濟困境。盡管近幾年又有幾家兄弟文學雜志,以增刊方式出版長篇小說,但是跟《小說選刊》的《長篇小說增刊》相比,它們無疑已經遲出版了好幾年。
       從普通的道理上講有對手有競爭,可以激勵和促進事物的發展,但是在心理上卻必然形成壓力。文學類刊物的“長篇增刊”,從最初的一家到現在的幾家,在競爭中如何走好下一步,就成了辦刊編輯經常思謀的問題。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慘淡經營八年,要想輕易地停下或減緩腳步,對于編輯和讀者都很難割舍,現在只能想辦法積極地往前走。首先想到的就是申請正式刊號。在得到中國作家協會領導同意和支持后,很快就把申請報告送到國家新聞出版總暑,雜志名字就叫《長篇小說選刊》。業內人士非常清楚地知道,在目前情況下申請正式刊號,那要比申請增刊號難上許多,從申請到批準等待六七個年頭,眼看著正式刊號快要下來時,因意外情況又陷入了無望險境。后來經過中國作協主要領導金炳華先生親自奔波,終于在2004年9月份獲得批準,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本正式的《長篇小說選刊》,從此出現在我國的圖書報刊市場上。這是目前為止中國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長篇小說選刊。更是中國作家協會有報刊以來,第一本以選發長篇小說為主的雜志。
       刊號批準下來,這是好事情。比之獲得正式刊號更難的事情,我認為主要還是如何辦好刊物。如同農村孩子生下來,想要個城市正式戶口,這是相當困難的,可是一旦獲得批準,在簡短歡樂之后,馬上就會考慮如何養活,這本新刊物亦是如此。
       作為創辦《長篇小說選刊》的參與者之一,把關于這個刊物的往事寫出來的同時,我真誠地希望這個新刊物,在未來的歲月里一路走好。始終把讀者和作者放在第一位,積極地團結他們和兄弟刊物、出版社,使其真正成為選發長篇小說的“重鎮”。八年的苦也好憂也好都已經過去,如今一切都要從零開始起步,相信我國第一個《長篇小說選刊》雜志,一定會保持和發揚八年的辦刊優點,繼續把這個刊物辦出水平辦出風格。
       2004年11月6日
江西新11选5走势